No comments yet

細說當年——王克章牧師專訪

王克章牧師

黃國堯(堯):現在是2000年8月7日的早上,因為教會慶祝四十周年,故特此作一訪問,與你談談教會在這幾十年的一些事情。首先,你在觀宣事奉,有哪些事情是你最難忘的?

王克章(章):我首先要向教會的弟兄姊妹問安,我的心是非常掛念教會的。

觀宣的工作以前是很簡單的,現在是比較難做的。那時,居住在觀塘新區的人終日為口奔馳,亦有來自中國各地的新移民;那時,我剛從建道神學院畢業,在宣道會及西差會的支持下,開始觀塘新區天台的工作。那時,沒有其他同工,只有自己一個做開荒的工作,經濟方面是由西差會支持的。在八層高的徙置區做福音工作是很困難的,因為每一個人都非常忙碌,沒有清閒時間來教會,唯有多派傳單,多向人講福音。你們知道我的廣東話不太好,那時更不清楚,然而,很多人都用心聽福音,大概他們不是聽人講一些道理,乃是聽主的聲音;主的工作是非常奇妙的,但是,如果你不勤力,主是不保守的。神不斷賜福給觀宣,現在觀宣及幾個分堂的工作也是由此開始的。

(堯):傳道人的生活是怎樣的?

(章):傳道人是為主工作,並不會計較薪金。最初薪金是一百二十元,及後負責觀塘區其他工作,包括學校的工作,總共有一百八十元。宣道會認為教會有奉獻,薪金不用太多,那時教會奉獻的情況是這樣的:奉獻箱放在當眼的地方,每一次收奉獻,都是一些一元或幾毫子,然而,這已是寡婦的小錢了。那時,從觀塘到尖沙咀是幾毫錢車資而已,一條油條也是「斗零」(五仙),在那個年代生活的人很窮困,教會三個月只收到十八元奉獻。所以,教會要時刻記著艱苦的日子,生活舒適時,也不要亂花錢。

得蒙上帝的幫助,人數不斷增加,宣道會觀塘堂於60年註冊,大概在67、68年期間預備購買牛頭角定安街的堂址,當時,黃惜珍的母親、李慶兒姊妹、陳瑞蓮姊妹是執事會成員,共同承擔建堂的工作。

當時傳聞中國會取消香港的教會,在西差會主席滕牧師的領導下,建議宣道會各堂會自行買地建堂,觀塘宣道會當時雖然很窮,但仍辛苦同心積聚一分一毫。在神的幫助下,終於能建堂,實在是神的恩典。其他宗派沒這心理準備,措手不及,紛紛轉為地下教會。

當時財政上完全由西差會負責,區聯會並沒有財政的支持,只是負責行政工作。直至西差會淡出,區聯會才接手,因為要自給自足,所以傳道人要更加努力。努力作工,神就幫助;不努力,神就不幫助。

當時購買堂址約需十萬元,差會幫助三分一,教會三分一,外來募捐三分一。全靠幾十個弟兄姊妹的努力奉獻,我自己薪金也只是一百八十元,其中一個潮州籍姊妹,是賣報紙的,全是一毫一毫硬幣的奉獻,最多的奉獻是一筆過七百元。定安街97號,當時為九萬三千元,幾年後,我們才買下95號的幼稚園,那時為二十五萬。

(堯):觀塘宣道會的現址,不輕易賣出,因為很具紀念價值,而且得來不易。

(章):天台學校,一部份撥作辦公室,稱謂上是不叫教會的。當觀塘宣道會入伙後,天台學校的工作仍未停止,所以那時是兩面「走」的,直至72年天台宣德學校才正式結束。

(堯):很多人以為觀塘宣道會正式辦公後,宣德學校便結束,原來是有幾年過度期的。

(章):教會的會友多數是從雞寮來,因為牛頭角那時人口並不太多。在天台的時候,一半做辦公室,一半做住宅。因為政府要收回天台學校,因此沒有住所,唯有在 97號教會樓下,用布簾隔開地方,晚間便暫時棲身。

(堯):王牧師,你那時是住在「聖殿」中,是很蒙福的。

(章):那時環境很窮,傳道人有地方居住,是很好的享受了。後來教會人數增加,住在教會是不方便的,因此,我申請政府房屋,那時政府答覆只可以申請葵涌區,只有那處才有房屋編配;怎知,政府不知何故編配我入住牛頭角上村第五座,這實在是主的恩典、奇妙的安排。住在教會附近,工作就方便得多了。只要我們對神有信心,將自己所想的交託給神,不斷祈求,神必賜出人意外的結果。我真是不配領受神這樣大的恩典,不配作神的僕人。

(堯):我更不配,誰人敢說配受神的恩典,配作神的僕人?就連保羅這樣偉大,也自稱不配。王牧師,你還有甚麼分享或勸勉給觀宣的弟兄姊妹。

(章):多謝教會經常寄給我《家書》,使我了解教會的近況,並看到弟兄姊妹的分享。我感覺你負擔太重,要找多人分擔,多保重身體,願你繼續盡忠。我本人沒有甚麼話要給觀宣的弟兄姊妹,我們應多讀神的話語,以主的話語作勉勵。如果真的要勉勵弟兄姊妹,我會說:「同心合意,興旺福音」,每人以神的心意為念,效法基督;我們不單追求教會人數的增加,還要追求靈性的質素。我們家庭合一,教會合一,同主的心意合一,自有神的祝福,仇敵也與你和睦。並且我們要注重禱告,禱告是最大的事奉。

(堯):多謝王牧師今天的分享,與我們分享觀宣早期開荒的工作及一些珍貴的資料,使新一輩會友能更認識觀宣的歷史。

(章):還有一些資料補充,就是周學豪姊姊周佩榮姊妹,她是小學教師,曾協助教會的開荒工作,後因到英國進修護士課程而呈辭。

 

(此文載於40周年特刊內)

發表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