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 comments yet

30週年的回顧與前瞻──一位執事的看法

羅燦輝執事

筆者雖在「官宣」生活十三年,但要回顧十三年前的教會,實非筆者所能,故只就個人的認識,試圖回顧官宣過去的日子和展望末來的發展。

 

要回顧三十年(或對筆者來說十三年)的歷史,實在是巨大工程,有太多層面和太多導向,故筆者只選其中三點與大家分享。

 

堂主任的變遷

 

  1. 王牧師時期:筆者有幸,能認識王克章牧師。個人認為,王牧師時期,是以見證來傳揚福音。最令筆者深刻的,是王牧師以六十多高齡,還親手掃地、清潔洗手間;叫筆者從其身上,體驗信徒的見證。坦白說,王牧師的廣東話尚未流暢,信息的吸引力亦不算強,但官宣的基礎,就在其禱告、忍耐和默默耕耘下,漸漸茁壯起來。
  2. 紛亂期:自從王牧師考慮退休後,官宣的接班人,就成大家關注的問題。王之友先生的離去、黃國堯先生進修、羅惠芬姑娘的急病、胡建榮先生的兼任堂主任等,都令官宣在同工的安排和配搭上,進入灰暗期,幸好這段時間不長。
  3. 陳文昌先生的到任:陳先生個性開期、傳福音熱忱極強,著重個人工作,為官宣這個紛亂時期闖出一條新路。個人觀察所得,陳先生實在竭力推動兄姊,讓官宣加添生氣,雖然效果未必如願,但在他的教導和見證下受益之人,著實不少。願神繼續保守衪的工作和祂的工人。
  4. 黃國堯先生的上任:相對陳先生而言,黃先生比較沉實,著重講壇的教導和系統的培訓。黃先生十分強調屬靈的基本操練和各兄姊對神話語的認識和實踐;至於對官宣的影響,就有待日後檢討。

 

筆者並不是意圖比較各同工之長處或弱點,但筆者想強調的,是同工變更,帶來弟兄姊妹的適應。在風格上各同工均不盡同,有強調小組的和整體教導的;有以身為證之傳福音法,有強調佈道策略或強調信息的傳福音法,這些都要弟兄姊妹適應。不單這樣,在教會發展路線上,各人均有不同重點,這亦會令弟兄姊妹對官宣失去信心(因方向搖擺不定),故此,筆者深願,在未來的同工配搭上,不再因人而讓官宣的發展拖慢了。願神祝福衪的家。

 

教會的發展

 

蒙神恩典,雖然在過去日子裏,同工之變化比較大,但教會仍有一定發展:

 

  1. 在王牧師退休前,開始了宣道會富山堂,亦即本當的第一間分堂;
  2. 與新生命教育協會合辦的新生命福音堂,雖然在名義和法理上該堂均非本堂分堂,但該堂與官宣之血源關係,實不得不獲官宣的關懷和照顧;更願神祝福由官宣差往福音堂之弟兄姊妹(容讓筆者稱他們為宣教士),因他們實在擔當了開荒的工作;
  3. 雖然樂華自修室已經停辦,但以自修室為接觸點去宣講福音,這份熱忱,亦值得我們記念;
  4. 宣道會將軍澳堂於九一年一月正式成立,為本堂名義上第二間分堂(實質上為第三間)。該堂雖然在人數上仍不及母堂,但由陳文昌先生帶領,想必為教會發展路線上,闖出另一里程碑,願神施恩;
  5. 宣道會牛頭堂亦於九一年七月中正式成立,成為本堂名義第三間分堂(實質上為第四間),希望藉著由團契作為分堂之基本單位這個模式,為牛頭角堂奠下穩固基礎。

 

回顧官宣由天台時期至現今,實不得不感謝神,因衪施恩予我們,在人力、物力都呈現拮据的時日,衪為我們預備了四間分堂,衪的手仍保護著我們。

 

前瞻未來

 

有弟兄表示單看92-93年度執事的人數,就已經不用前瞻了;其實這只是問題或困難的一部份,筆者試圖列出部份官宣將面對的困難,希望大家多加關注:

 

  1. 民主的呼聲,在教會這個神的家中將引起的衝激和調和?
  2. 教會愈來愈制度化?其背後為人治、法治、神治的探索;
  3. 教會運作的結構重整;
  4. 人力不足(筆者認為此實乃兄姊們不預備自己堅擔責任所致);
  5. 培訓不足;
  6. 教會各部分工愈來愈細、愈趨專門化;
  7. 罪的滲入(個人或整體均有);
  8. 愛心的開始冷淡;
  9. 教會存在目的,乃是彰顯神的榮耀,但在世俗的洪流上,已漸漸失落了
  10. 其它(例如:世俗化)

 

個人認為教會要面對的問題太多了,靈性上、肉身上、情緒上、社會上、國家上都有,但栽培自己成為精兵,穩固的聖經根基、通達的人際相處、廣闊的胸襟、服從聖靈的心,都是我們應該裝備的,願神祝福大家。

 

「使我們勝了世界的,就是我們的信心」

約 5:4

 

(此文載於30周年《家書》九一年八月號)

發表評論